05 2021-09

贺党之华诞,续盛世篇章

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鲁心雨二零二一年是建党一百周年,在这个百年华诞中国这条东方巨龙成功完成了第一个一百年奋斗目标,正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稳步前进。如今,国泰民安,百姓安居乐业,中国各地都散发着勃勃生机,然而这一切,都是站在中国共产党的肩膀上实现的。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我们生在国旗下,长在春风里,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祖国的繁荣昌盛离不开党的领导,让我们向中国共产党致敬!学党...

15 2021-05

巨木

  □外国语学院 吴明月  我是一棵巨木。  将我带到此处的人是这样说的。他说我是新生的巨木,会在这片土地上创造奇迹,生生不息。  我的引路人是一个有着浓密而杂乱眉毛的人,他的脸同我脚下的土地一样,篆刻着深深的纹路,在那深夹黄土的乌黑的脸上,镶嵌着浑浊的眼睛和宽厚干枯的嘴唇。  我是一棵巨木。  我的引路人是这么说的,他咬着烟,猛吸一口,然后又重重地咳嗽起来。他咳嗽着,抚摸着我纤细的手臂,在浓浓...

15 2021-05

橘子辉煌

  □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 田鹏  早些时候,家家户户都是用的钨丝灯。钨丝灯的灯光橘黄,秉承着夜幕前落日的余晖,将突然袭来的孤独感拴在擦得透亮的灯瓶里,悬空地挂着,慢慢地烘烤。倘若来不及错过了黄昏,那就看钨丝灯吧,橘子般的黄昏,那是夜里虫子的最爱。  钨丝灯并不能照亮每个地方,该黑的地方它总得黑,亮的地方也比不得夜空中的繁星白皙。好在一根钨丝牵引的光芒是自己的,萦绕在黑夜里的光芒,柔和地飘,直到不...

18 2021-03

我看

马克思主义学院 祁丹悦 包罗万象,榆树的枝桠稍稍弯曲蓝紫色的梦幻,如泡影般散去急急忙忙喝掉藏了一夏天的酒在秋风簌簌中,醉里看花 我看那幽泉汩汩细雨瑟瑟一扇吱嘎作响的老木窗隔着地狱与人间极目远眺却依然看不到山顶的众神只能在耳边默默聆听钟鼓眼框已然模糊心已南迁 我看那春日原野少女的自信从容附近星球的回声都在她的裙摆荡漾目光追随她把诗歌装进行囊悄悄伴随夏的尾声离去奔赴热爱 我看那满池的残荷在盛开绽放艳羡中...

05 2021-03

不图摘月,但愿满星

  □马克思主义学院 祁丹悦  我想要给大地装一些窗子,让那些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变得习惯光明,哪怕我要闯过那片森林,不去奢图踏天揽月,只求满天繁星。  曾有这样的段子,小学老师说:大家努力学,上了初中就轻松了。然后中学老师说:坚持一下,上了大学就轻松了。最后,大学里,老师第一句话就是:以前老师说大学轻松都是假的,你们必须认真学习。确实累比高三,活似高四。伫立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草根出身的人注定靠自...

04 2021-03

至悦归家时

□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 江茜一月初,我告别了恩施的清冽寒意,去拥抱家乡昆明的冬日暖阳。时伴随着动车组的提醒,推着沉重的行李,急忙走出列车门,到达目的地时,已然是傍晚时分,橘红落日奢侈地洒落她的余晖,星光载月缓缓披露出夜幕,从机场到家,我见证了一场日月的交替。归家之路,陌生又熟悉,行人熙熙攘攘,万家灯火与星光如约而至的同时,也在热烈地默声欢迎着我的归来。我似乎也是有些近乡情怯了,在街道漫漫前进,耳边...

29 2020-12

木樨落芳华

  □文学与传媒学院 黄如意  弄堂里的木樨花开了,空气中悬浮着它的清香。  那是一棵有些年头的桂树,从我记事起,它便在那儿,没人知道它究竟活了多少年,也许是几十年,又或许是几百年。我曾问过弄堂里的老人这棵树的具体寿命,却仍无果。  一叶知秋,几场大雨过后,木樨花凋落了不少,铺满一地金黄。成片成片翡翠的绿叶中零星点缀着几缕鹅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老李极爱这棵桂树,闲暇时刻总喜欢搬个小凳...

首页上页12345...82下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