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2021-03

不图摘月,但愿满星

  □马克思主义学院 祁丹悦  我想要给大地装一些窗子,让那些早已习惯黑暗的眼睛变得习惯光明,哪怕我要闯过那片森林,不去奢图踏天揽月,只求满天繁星。  曾有这样的段子,小学老师说:大家努力学,上了初中就轻松了。然后中学老师说:坚持一下,上了大学就轻松了。最后,大学里,老师第一句话就是:以前老师说大学轻松都是假的,你们必须认真学习。确实累比高三,活似高四。伫立在这个喧嚣的时代,草根出身的人注定靠自...

29 2020-12

木樨落芳华

  □文学与传媒学院 黄如意  弄堂里的木樨花开了,空气中悬浮着它的清香。  那是一棵有些年头的桂树,从我记事起,它便在那儿,没人知道它究竟活了多少年,也许是几十年,又或许是几百年。我曾问过弄堂里的老人这棵树的具体寿命,却仍无果。  一叶知秋,几场大雨过后,木樨花凋落了不少,铺满一地金黄。成片成片翡翠的绿叶中零星点缀着几缕鹅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老李极爱这棵桂树,闲暇时刻总喜欢搬个小凳...

15 2020-11

阿河的树

  □外国语学院 吴明月  阿河小时候家里很穷,有时候多吃了半个馍馍,阿娘都要唠叨一整天。阿河十二岁时,村头的莫叔一天去别的地主老爷家干活,回来后把阿河拉到一旁,悄悄地给阿河塞了一把种子。莫叔橘子皮一般的脸上挂着开心的笑,随即他又严肃起来,像村里老先生说的特务一样四下观察,其实也没有人会看他们,因为这个时节村里的人都忙着秋收,他们要尽可能的快,毕竟日子不待人。如果有天灾降临,缴纳地主老爷家的地租...

17 2017-10

荷花也会掉眼泪(下)

  □外国语学院 陈瑞  第二天已不再落雨,一大早我就瞒着外婆,偷偷跑去了湖边。路上的湿泥很重,行走起来十分困难,而湖中的花朵在雨后已是更加热烈,新绽的花瓣格外妩媚动人。  我先去了小屋,姐姐还没有来,便又坐在亭上等。等了半天,仍是不见她的身影,不免有些烦闷,便望着湖中那一片精灵般可爱的荷发起呆来。  都说女子是喜欢花的,我可以采一朵送给她。这个念头自然而然地从脑海里冒了出来。  我仔细找寻着靠...

27 2017-09

荷花也会掉眼泪(上)

  外国语学院/陈瑞  乡下的日子总是清淡的,如一幅黑白的水墨画,老旧中透出些许闲雅之韵。混合着泥土与草木的厚重气息,在空中绵长悠远地弥散开来。墙上的裂痕,仿佛岁月的伤疤,将自身的残败与衰颓显露无遗。就连耳际时常响起的鸡鸣或是犬吠,也似是不甘于环境的沉寂,非要用力叫嚣一番,才愿意再回归安宁。  我终于又回来了,在这么多年之后。  清晨醒来时,屋内已不见外婆身影,却闻窗外有人一边驱赶鸡群一边撒米的...

27 2016-03

岁月慈悲,静守永恒

  (一)  “您今年就跟我进城去享福吧!”  大女儿握着祥阿婆的手。红色蔻丹与枯萎的皮肤,像浓艳的一枝红梅开在大西北起起伏伏的沟壑山丘。  祥阿婆望着窗外的合欢花,树枝空落落的,寒得让人哆嗦。  祥阿婆缓过神来,摇头说:“你们去吧,记得打个电话回家,记得我这个老人就行了。”  祥阿婆将女儿的手揉在手心。岁月抹去了她所有的触觉,早已不知冷暖,然而她还是爱拉女儿的手,想着能握住就好,一刻也行。“火快...

07 2015-11

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  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它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半卷诗词,她慵懒地轻靠在窗台上。微雨团着花香沾在她的鬓云、眉梢,温润的野风鼓起浅蓝色窗帘,撩起她所有的悸动。她在等,像窗前的合欢树一样,日日夜夜地等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一阵爽朗的笑声,让那支小径,在深深浅浅的绿色遮掩下微微骚动。她突然站起,紧张地深吸口气,...

首页上页12345...9下页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