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苑

阅读全文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青年文苑 > 正文 >

面具
  2018-04-01 17:58:45    点击:

最近很厌倦一些小说里要断不断,故弄玄虚,破镜重圆的戏码。

生活早已纠结琐碎,疲惫难堪,耗得人热情耐心殆尽。而我,也只独钟于一些酣畅淋漓,快意江湖的作品。

记得以前看哈利波特的时候,常质疑格兰芬多的招牌品质不高大上。相比斯莱特林的饱含非议但本来就带神秘色彩的血统论(非常适合反派的路子),赫奇帕奇接纳一切的胸怀,拉文克劳的智慧(标志还是风,多诗意),作为绝对主角的格兰芬多,未免显得滥大街,没有逼格。

书里邓布利多对哈利说过一句话:“决定我们成为什么样的人的,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后来我终于明白,确实如此,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清楚自己的欲念,比如恋爱里分分合合的男男女女,甚至大多数人,连面对选择的勇气都没有。高中老师曾说过:“人生在世,你不可能讨得每个人的欢心。”

生活里,我们一边受规则束缚,一边被规则保护,浑浑噩噩,活成最安全的样子,戴着安全可靠的面具,在山脚散步,在浅川嬉戏。虽然看不到山顶的风光,瞧不见深海的曼妙,却也省去了攀登的疲惫与潜水的危险——这样的生活当然不能不好。可是人的愚蠢就在于不满足于现状又没有改变的勇气,一边自怨自艾愤世嫉俗,一边碌碌无为徒增马齿。天生自信的人,往往有他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他们知道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人,并始终践行着。而随波逐流的人,永远只能泯然众人。

美丽总是伴随着同等程度的风暴,如果没有接受的勇气,请至少有拒绝的勇气。

在《哈利波特》里,我非常喜欢布莱克家族,它的家训是——永远纯粹。不仅血统,这个家族里每个人都拥有着纯粹的心灵。向往光明的至死如此;叛变离开的决绝无悔;哪怕崇尚伏地魔的,也确实是因为崇拜仰慕他,真切疯狂歇斯底里——虽然邪恶,但是纯粹。相比于马尔福的趋利避害蝇营狗苟左右逢源,布莱克近乎偏执的信念都显得可爱了。最后一战里,纳西莎·布莱克·马尔福的神来之笔让人拍案,真不愧是姓过布莱克的女人。有趣的是,故事里,布莱克家族团灭,而马尔福毫发无损,比韦斯理还走运(虽然韦斯理八成是罗琳为了戏剧效果故意的)。

我有个很欣赏的写手。他曾在一篇文章里写道“当手机被偷以后,我们不该骂小偷,而应该反省自己,注意下次把手机放好。因为整个社会大环境,不是我们几句抱怨就能解决的——当然如果抱怨能发泄不良情绪,当然是应该抱怨的。你的生活,你的情绪,你的财富都是你自己的,你才是应该对他们负责的人。”最近他在写林奕含,即使这篇文章的评论区不太友好,但我却认同他的观点,虽然以前在类似的情景下,我也被嘲讽过站着说话不腰疼。这种观点常常显得冷漠不近人情,但总是最实用的。学期初我跟一位姐姐抱怨生活的孤独寂寞,她说:“可是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活在世界上的啊。”

孤独是一种常态,哪怕是父母,也不都能理解子女,幸运的人能有三两个知己好友,可能十年十几年几十年常驻的交心的友谊太稀有了。所以每个人活在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自己的幸福。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如果你是个快乐的人,很轻易就能感染身边的人,但如果你遭遇了不幸,不是每个人都能真心希望你走出来,好像祥林嫂的遭遇的流言蜚语,好像众人对林奕含的咀嚼,好像网友对公众人物隐私的津津乐道。他人更深的不幸是对自己不幸的最好蕴藉——他人的面具溅上了血,自己的面具便安全了。没人会关系你面具下的伤口,不从外界寻找依偎,自我治愈是最重要、最高效的技能。哪怕你有可以支撑的外在支点,也要保护好自我治愈的能力。

希望每个人都能甩开面具,活出最好的自己。(编辑 易静文)


媒体平台

金沙青年手机版

团委

学生会

社团联合会

青年媒体中心

Powered by 金沙注册送88元体验金团委 © 2016 All Right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鄂ICP备11015725号   鄂公网安备4228000200107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