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苑

阅读全文

您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青年文苑 > 正文 >

一缕清香 半生欢愉
  2018-11-28 21:19:32    点击:

二十年前,爷爷还种着一片高粱地;十年前,爷爷还养着一棵桂花树;二十年前,爷爷奶奶都还在;十年前,爷爷也还在。

爷爷特别喜欢喝酒,自我记事起,他身上的酒味儿似乎就没有消失过。吃饭时要喝两口,睡觉前要来两口,高兴了喝两口,有事儿没事儿都要来两口。听父亲说,打从他出生,家里的地里就种着一片高粱,那么一小块儿地,一眼便可以望到头。在山区,种了几十年的土地变得十分贫瘠,因此那一片高粱长势并不好。可对于我那好喝两口酒的爷爷来说,这片高粱地就是他最宝贵的东西。

每到秋天,也就是农历七八月左右,高粱就成熟了,火红的一片嵌在半坡上,看得他心里暖洋洋的。收高粱的时候,爷爷带着奶奶,背着背篓拿着镰刀,只要忙活两天就可以收完,他俩从来不要家里人帮忙,那片高粱地是他们自己的财产。每到这个时节,爷爷奶奶总是格外有精神,早出晚归都兴高采烈的,像热恋中的伴侣。

虽然收高粱只要两天的功夫,但在那之后,事情才是真的繁琐。奶奶把高粱酿成酒,爷爷把高粱杆儿编成扫帚。石头与粘稠的黄土建成的房屋并不大,屋前的院落坑坑洼洼并不平整,浸泡高粱、蒸煮晾晒等都施展不开。爷爷抱着陶瓷制的酒坛子,奶奶端着竹篾编制的筛子,忙得不亦乐乎。尽管地方小,附近的人家没有种高粱的都十分乐意来,借着奶奶的手艺闻闻香、帮帮忙;剩下的高粱杆儿就顺带给爷爷编几把扫帚,他的编织手艺也有几十年了,背篓、草鞋、扫帚……都很精巧。高粱酒酿完了,得放几个月才有韵味儿,等到开封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飘着香甜的高粱气息。奶奶酒量也不差,能陪爷爷喝好几杯,这一喝起来两个人谁也不让谁,回忆他们俩的往事,东拉西扯、不醉不休……

高粱忙完之后,紧接着便是桂花。屋子的左侧有半亩地,种着一棵桂花树,还有两三棵李树和桃树,桃李长得并不好,果子结得也不大,总是有虫子居住在上面,还没等去摘,果子就烂了或者掉在了泥里。但那棵桂花树却长得很漂亮,太阳十分公正,没有倾向哪一侧给予多的温暖,因此那棵桂花树的枝叶长得十分匀称。尽管那树的个头并不大,却也似亭亭玉立的少女。在这丹桂飘香的时节,树枝上缀满了黄色的小星星,秋风掠过,窸窸窣窣飘落几粒,而那阵清香还停留在风里,向远方飞去。

这桂花最大的作用就是泡茶了,上了点年纪的老人们总是很爱喝茶的,在农村里,桂花茶无疑最是清冽。等桂花长一阵儿,就可以采摘了,树下铺着一块布,爷爷奶奶便抱着那棵并不粗壮的树左摇摇、右晃晃,须臾之间,满地金黄。那些摇不下来的,爷爷就爬到半棵树上或者搭个梯子去摘,奶奶便在树下用竹篮接着,俨然不像五六十岁的老人。桂花摘了就可以直接泡茶,只不过晾晒之后能存放更久。

除了过年过节,这几天是他们最乐呵的日子;高粱酒,桂花茶,忆往事,共白首;虽是极为平常之事,但却因那一缕淳朴的烟火气息令人心驰神往。父亲说这已经成习俗了,三十多年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那片嵌在半坡上的火红高粱,也没有闻到过高粱酒的醇香,也没有见过爷爷奶奶一起摇桂花树,亦没有听到过他俩聚在一起回首谈笑。

二十年前,奶奶是在那个春天里走的,她还未来得及看一眼那年火红的高粱,也未来得及看那一树黄灿灿的桂花。那一年,爷爷没有去收高粱,也没有去采桂花。自奶奶走后,那片高粱地就荒废了。再后来,那片地改种了其他作物,爷爷再也没有喝过奶奶酿的高粱酒,喝酒也没有似从前那样尽兴过。而那棵桂花树却还一直在的,每一年丹桂飘香的时节,爷爷还时常会去树下转转,除除草、浇浇水,只是他已经老得再也摇不动桂花树了,也再没有人和他一起摇了。

十年前,爷爷也走了,他是在冬天走的,他看完了那一年的桂花,也饮过了最后一口桂花茶。可自从爷爷走后,我们时常不在老家,那棵桂花树再也无人问津。或许还有行人去赞许这桂花的清香,却再也没有人去打理过了。等到我们再回家的时候,这树没有亭亭如盖,有的只是凋敝残败。

高粱没了,奶奶爷爷也走了,终于,桂花也残退了。高粱酒的醇香、桂花茶的清冽、还有那“一生一世一双人”终究随着风沙消散、归于尘土了。(编辑 杨茂榕 责任编辑 薛欣茹)


媒体平台

金沙青年手机版

团委

学生会

社团联合会

青年媒体中心

Powered by 金沙注册送88元体验金团委 © 2016 All Right Reserved  国家工信部备案:鄂ICP备11015725号   鄂公网安备42280002001078号